爸爸》等片俘获了大量中国观众,编剧需要写的故事

图片 11

爸爸》等片俘获了大量中国观众,编剧需要写的故事

我自己极少用“编剧”来形容电影,中国人太喜欢把自己做的事情抬到一个不可理喻的高度。其实不高尚,一点也不高深,编剧需要写的故事,就是实实在在可能发生的。而差距就是,美国人能把一个不太可能发生的故事写得像真的似的,中国人能把一个很像事实的故事写得荒谬不堪。

宝莱坞是印度电影产业的代表,位于印度孟买的电影基地,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影生产基地之一。近年来,宝莱坞出品的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《地球上的星星》《小萝莉的猴神大叔》和《摔跤吧!爸爸》等片俘获了大量中国观众,“印度神片”的说法常见诸媒体。

80分钟长度的故事,居然有超过70分钟发生在狭小的电话亭内。这个难度比起话剧的一幕不换景,一线一故事更加更加的难。能困住科林·法瑞尔的外在工具就是电话(或者电话那一头的声音)。以及各种潜在威胁。

影片《摔跤吧!爸爸》不仅在本土票房和口碑双丰收,在海外也赚得盆满钵满,尤其是在中国,它的票房收入已经超过了本土的票房收入,而且在中国、美国等海外市场产生了轰动效应。

编剧的功力高深得难以预测。压制科林·法瑞尔的除了死亡的恐惧,就是台词的编写了。我只看了一遍,但台词上它十分值得细细拉片子。西方的故事师通过了什么手段,什么内容,让科林·法瑞尔延续“困兽”的状态。男主角如何从不屑一顾,到疑惑,然后惊恐,崩溃,最后殊死一搏。

图片 1

电影的细节铺陈也是可圈可点。那个送外卖的出现一闪而过,但一举夺得。刻画性格,为最后神秘杀手的脱身做了隐形埋伏。

宝莱坞电影产业工业化的程度相比中国更接近于好莱坞,其剧作方法也更加成熟和完善,这在《摔跤吧!爸爸》中可见一斑。《摔跤吧!爸爸》讲述了一个出身农村但怀有冠军梦的印度退役国手,“被迫”通过培养两个女儿延续自己梦想的故事。整个故事的叙事节奏非常流畅,主创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的戏剧冲突,让观众享受到矛盾解决后的欣慰和情感的共鸣。

我的评论很简短,也不是一篇专业的电影评论,充其量是胡言乱语。这部电影有很多值得推敲学习之处,在编剧上,我给满分五颗星。换成中国人,可能难以下手,甚至无法下手。除了千疮百孔的中国体制价值观的问题外,我们就是想不到那些点子。想不到。

图片 2

真的没辙,想不到。

前段时间,《摔跤吧!爸爸》的编剧比于什·古普塔现身北京“万达影视菁英+club”的讲座现场,进行了主题为“由《摔跤吧!爸爸》看宝莱坞的剧作法”的演讲。

图片 3

比于什·古普塔说,编剧可以分为两类,一类是为了自己而创作;另一类是为了观众而创作。前者一般是作者电影,尤其是导演编而导的电影,强调的是个人体验。而他属于后者,是为观众而创作的类型。在过去7年,他的小团队由三到四人组成,为各个电影公司开发剧本。当接到《摔跤吧!爸爸》这个项目时,他对摔跤这项运动一无所知,他相信很多观众对于这项运动也不会太了解,“我不得不在影片的开头利用各种机会讲述这项运动的规则,让观众对这项运动有所了解。”

图片 4

以下内容来自比于什·古普塔总结的八点编剧建议:

前期研究工作最重要

写剧本前,一定要做好大量的前期调研和资料收集的工作,不管是什么样的故事,前期的研究工作都是最重要的。《摔跤吧!爸爸》是由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,比于什·古普塔做了一年多的研究工作,发现在“冠军”背后,更感动的人是父女之间关于亲情和成长的故事。“假如你要描写大学生的生活,你需要了解大学生的真正生活。前期研究的工作量相当于落笔写剧本时工作量的两倍。”通过研究,才能发现真正有意思的故事主题和情感落脚点。

图片 5

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是宝莱坞当下的流行,但这类电影如果没有对现实素材进行挑选,就很容易变成流水帐。因此需要做足前期的研究工作,定下一个主线,围绕主线挑选戏剧性元素,写出角色有情感张力的瞬间。与主线无关的部分应大胆舍弃,比于什·古普塔在定下父女关系之后,就撇开了女儿的爱情故事。

让观众又哭又笑

要让观众哭的电影,得让先观众笑起来。印度的观众希望在电影院得到更多满足,不能只是单纯的哭或者笑,这也是为什么宝莱坞的电影几乎都有歌舞段落,因为这样会让观众觉得物有所值。

为了达到这个效果,在《摔跤吧!爸爸》的开头,片中的父亲在训练两个女儿时,编剧放了多首歌曲进去,让这场的场景充满了快乐和轻松;到了后面的比赛部分,影片的情绪变得凝重和悲伤,这时候,观众能够感受到伤心,这样,影片就变的有哭有笑,也满足了观众的潜在观影需求。

图片 6

这是一种为观众而写作的思维。比于什·古普塔认为存在两种剧作家,一种是为自己,一种是为观众。比于什·古普塔属于第二种,他写每场戏都会考虑到观众会有怎样的反应。编剧想要观众怎样的反应,就添加相应的内容。

清楚每个人物的任务

故事里的每一个人物的塑造要从一开始就要安排,每一个出现的人物都需要有明确的任务,鲜活的小人物是故事中增光添彩的部分。通常我们都会在比较重要的角色身上多下功夫,小角色会暂时忽略。但是在编剧的过程中,你需要清楚每一个角色会做什么,这样对于整个故事的把控力也会更强。

图片 7

没有任何一个角色是“小角色”,生动的配角,对电影整体的提升很重要。在《摔跤吧!爸爸》的开头,在小酒吧中,有人去挑战片中的爸爸,这场戏就通过这些小角色交代了爸爸的身份,这是一个很幽默的开场。包括影片里面那个被女孩儿摔到地上的侄子、那些短暂出现的体校老师,尽管戏份不多,但每个人物都很鲜活立体,没有他们的衬托,《摔跤》看上去就会是一个干巴巴的关于父女的故事。

人物要有缺点

随着现在观众观影经验的不断丰富,以往那种“高大全”的人物形象逐渐失去了魅力,观众喜欢身上带有一些缺点的角色,这类角色看起来更加人性化,“观众对这样的角色更加感同身受。”

图片 8

在编剧创作中,一个“完美”的主角并不是观众最想要的。《摔跤》中阿米尔·汗扮演的父亲就有不少缺点,他会强迫女儿们去刻苦地训练,甚至剪掉她们的头发,显得不近人情,但在国内上映期间,这个人物特点也成了人们讨论的焦点。

减少台词,增加信息量

很多初级编剧,喜欢用大量对白来带出故事背景,国内观众也见过不少这样的作品。古普塔认为,好的电影需要用尽量少的台词,带出尽可能多的信息量,也就是“talk
less,say more”。

图片 9

因为在信息高度膨胀的时代,人们已经习惯了在更短的时间内接触更多的信息。所以,电影需要提高节奏,不能让人物进行长篇大论,应该通过视听元素去丰富一个场景的信息。为了让一个即使没听过摔跤比赛的观众都能看懂《摔跤!》,编剧在影片前半段通过多个带有戏剧冲突的情节,为观众介绍了摔跤的规则和发展。

为每场戏榨干灵感

一部平庸的电影可能只有一两场戏较为出色,大部分情节都很俗套。想让电影更优秀,编剧需要把每场戏都写到最极致的状态,为此要榨干自己的灵感,找到最有戏剧性的元素为止。俗套的原因就在于观众都料到了结局,因此越是大家都能想到的结局,就越要制造一些大家想不到的意外。

图片 10

在比于什·古普塔看来,即使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,写作过程中还是很痛苦的,因为好的剧本需要反复修改打磨,“写每一场戏都要不停的逼迫自己达到最佳的效果,要努力地榨干自己的所有潜能。”《摔跤吧!爸爸》的剧本修改了十多遍,“要持续不断地写,直到把故事的要点都提炼出来。”

定稿之后,写作并未终止

在交出你的剧本最终稿之后,编剧的工作并未结束。在拍摄过程中,根据现实情况可能会变换、增删场景,根据现场表演情况可能需要修改台词,甚至已经拍完、进入后期配音、剪辑环节,电影的剧情都会发生不小的变化。

图片 11

从文字到影像的转换过程中,会遇到非常多的问题。比于什·古普塔认为,编剧要对整个项目负责,交稿以后也要面临修改的任务,剧本终稿最后可能只有20%留在成片中。

让电影走向世界的是情感而不是价值观

近十年,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、《摔跤吧!爸爸》等印度本土电影在海外市场引起了强烈反响。很多观众认为,印度电影之所以能走向世界,是因为它传递出了普世的价值观。但在比于什·古普塔看来,电影引发大众共鸣的是情感而不是说教性质的价值观。编剧写自己认同的就是世界认同的,关键不在于价值观认不认同,观众首先看的是人物的情感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